編者按:近日,河北省紀檢機關披露,秦皇島市北戴河供水總公司原總經理(副處級)馬超群,其家中被搜出1.2億元現金、37公斤黃金、68套房產手續。
  近年來關於貪官藏錢的消息屢見報端,藏錢的方式更是五花八門。接下來,我們就來盤點貪官們千奇百怪的藏錢障眼法。
  河北億元貪官68套房產 40餘箱現金有些已發黴
  與電力、熱力類似,自來水行業被視為相對壟斷的國有公共事業之一。在這個相對封閉的系統中,馬超群經營了將近30年,家中多人在此系統供職。
  近日,馬家家屬告訴包括中國青年報在內的多家媒體,馬超群的巨額財產非其本人所有,也不是在他家搜到的,而系其父的財產;秦皇島市人民檢察院則公開表示,所有偵辦工作都是依法進行的。
  “錢財和馬超群老爸一點關係都沒有。”11月15日,一位參與辦案的檢察官對中國青年報記者稱,具體案情需過一段時間才可對媒體披露。
  扮菜農,藏錢於三輪車內---天津市燃氣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金建平
  近日,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宣佈,該市燃氣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金建平(正廳級)涉嫌貪污、受賄犯罪案已偵查終結並移送審查起訴。2013年9月3日,一名辦案人員在出租房附近發現一名老漢,“戴著破帽子,蹬著三輪車”,像是去買菜。
  辦案人員覺得老漢形跡可疑,上前詢問。老漢神情緊張,言辭閃爍。辦案人員一邊詢問,一邊觀察,發現老漢與金建平的相貌極為相似,而三輪車裡還放著兩個鼓鼓的旅行包,於是果斷將其控制。後來證實,這位“破帽遮顏”的老漢,正是金建平!而他三輪車裡的兩個旅行包內,赫然放著150萬元現金。
  借深山老人身份證開戶存賄款---湖南省隆回縣政府原副縣長沈德友
  湖南省隆回縣政府原副縣長沈德友為了將賄賂款藏得安心,他遠赴距離縣城百裡外的深山找遠房親戚借身份證開戶,自以為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但隨著其案發,這一隱藏賄賂款的“秘密”得以暴露。
  沈德友供述稱:“當了副縣長以後,錢慢慢多了起來,因為這些錢來路不正,用自己的名字存錢肯定不行,組織一查就完了。”2010年8月,沈德友從縣城趕到百裡虎形山瑤族鄉拿了瑤族老人奉某的身份證,在虎形山信用社開戶辦了一個存摺。法院查明,奉某是沈德友大哥兒子的岳父,沈德友與奉某沒有投資、合伙做生意等經濟往來。
  藏億元現金於家中 燒壞4台點鈔機 ---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
  魏鵬遠長期在發改委煤炭處工作。2008年國家能源局成立,魏鵬遠由煤炭處處長升任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屬於正處級副司長。據證實,2014年4月,魏被帶走時,家中發現上億元現金,執法人員從北京一家銀行的分行調去16台點鈔機清點,當場燒壞了4台。另有知情人說,魏平日穿衣朴素,騎自行車上班。
  魏鵬遠最後一次公開活動是在2014年1月9日。當時,魏鵬遠與國家發改委環資司、財政部稅政司等部門領導一行九人,在山東省煤炭工業局局長喬乃琛陪同下,到岱莊煤礦調研。
  北京買房專門藏錢 最大享受是把現金鋪地上欣賞---河北省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廳原副廳長李友燦
  瘋狂聚斂了4723萬元巨款,河北省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廳原副廳長李友燦專門在北京買了一套房子來藏錢,最大的享受是把現金一摞摞鋪在地上,數上幾遍,然後“靜靜地欣賞”。
  貪錢本是為了能夠花錢,孰料貪得太多,結果非但不敢花錢,不能享受金錢承載的實際利益,金錢反而成為一個沉重的負擔,如何藏好錢、處置錢,竟成為一個相當棘手的難題。這個時候,貪官對錢的認識可能發生微妙的變化,他們會把坐擁看“實體”的現金當作直接的、唯一的目的,每天親眼看見、親手摩挲到花花綠綠的鈔票,他們心裡才能踏實,才覺得生活有意義。
  受賄資金全部藏回老家 受賄房產以家人名義登記---甘肅省酒泉市政協原主席楊林
  從1997年起,楊林幾乎每月都在受賄,為了掩蓋非法所得,謀取不當利益供自己享樂,楊林真是絞盡了腦汁,挖空了心思。檢察機關偵查發現,楊林的受賄資金全部以現金方式放回武威老家保管。案發後,偵查人員在楊林的酒泉住宅中發現35萬元,在其武威家中起獲兩旅行箱現金共計180餘萬元,另有價值500餘萬元的住宅和商鋪全部都以現金形式保管或付款。而楊林受賄得來的商鋪和住宅全部以母親、兒子、女兒的名義登記,300餘萬元現金購買的商鋪和住宅則是以妹夫、侄女的名義登記。此外,楊林還利用兄弟之間的借款百般掩蓋其受賄所得。
  如果不是東窗事發,今年9月,楊林就可以開始頤養天年了。坐擁l350餘萬元資產,每年還有300萬元股份的分紅進賬,駕駛著40餘萬元的越野車,任意住各種大宅,悶了就攥著大把的美元、歐元國外走一遭,就算生老病死都有l0萬元的商業保險讓其無後顧之憂……這樣的晚年生活,豈不美哉?
  將錢裝進保險柜 藏於老屋雜物堆---廣東省韶關市原市委常委、公安局原局長葉樹養
  葉樹養對受賄得來的巨款既怕“露富”不敢亂花,又怕存到銀行被人發現,就將錢裝進了保險柜,藏在老屋的雜物堆中。
  在廣東省反腐倡廉教育基地中,真實複原了葉樹養藏匿贓款的雜物堆。來自廣東省直機關的李處長伸手觸摸了一下“藏錢”的保險柜,瞬間響起刺耳的警聲,周圍警燈閃閃,仿佛當場被抓。
  數百萬元贓款由學生代為保管---雲南民族大學原校長、黨委書記甄朝黨
  雲南民族大學原校長、黨委書記甄朝黨被指控收受賄賂740多萬元,其中數百萬元由他的兩名學生代為保管。
  有的藏錢於器。一些“貪財奴”把贓款藏在改裝後的煤氣罐、抽水馬桶、排氣扇里。更有自認為“燈下黑”,明目張膽把贓款放在辦公室茶葉罐、床底下;有的藏錢於市。不少“貪財奴”都有數目驚人的房產、股票,要麼受賄所得,要麼用贓款購買,把錢投入房市、股市,或是書畫、古玩,既圖保值增值又藉機漂白;有的藏錢於人。以前聽說過父子、兄弟、夫妻、情人、親戚、朋友,如今竟又添了學生。
  兩地住宅藏匿黃金43.3公斤 ---呼和浩特鐵路局原副局長馬俊飛
  “不頭疼如何賺錢,只頭疼如何藏錢”,說這話的是原呼和浩特鐵路局副局長馬俊飛。去年馬俊飛東窗事發後,偵查人員從他位於北京和呼市的兩處住宅中查獲大量現金,包括8800萬元人民幣、419萬美元、30萬歐元、27萬港元、43.3公斤黃金。當時馬俊飛擔任副局長一職剛22個月,在那段時間,他平均每小時“收入”近萬元。
  貪官貪污受賄,原本是難度很高、風險很大的營生,一般官員要邁出貪賄的第一步,都要剋服很大的心理障礙,要進行艱苦的自我說服,讓自己相信,只要做得足夠巧妙隱蔽,只要操作中儘量小心謹慎,就不會有多大的風險,犯事的幾率就能降到最低。加之在現實中,各個方面、各種形式的誘惑太大,往往讓他們失去了理性的判斷,認為現在到處都一樣,你拿我拿大家拿,你一個人不拿就是你自己吃虧……
  床底下搜出211萬港元---廣州開發區規土局原副局長黃鵬
  廣州開發區規土局原副局長黃鵬受賄事發,在他的床底下竟搜出211萬港元。黃局長一點也不怯,“理直氣壯”地對檢察院說,“這是個人愛好”,原來他的“愛好”不是別的,就是藏錢。
  官員也是人,可以有“個人愛好”。但官員的“愛好”,雅俗文野,會反照他的素質,甚至反射他的人格。官員的“愛好”,還會決定他的“圈子”,他的“人以群分”,他的“同好”,都是些什麼人。最重要的是,官員之“愛好”,往往會成為別人乘虛而入、投其所好的軟肋——不是有姦商揚言,“不怕領導不好接近,就怕當官的沒愛好”嗎?
  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的玉器和書畫成為受賄鐵證---安徽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倪發科
  在倪發科案中,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的玉器和書畫成為一筆筆受賄的鐵證。“早在2005年,安徽省委巡視組到六安市巡視時,聽聞風聲的倪發科便要求黃某某把他送的幾幅字畫先拿回去,兩年後,倪發科居然又把字畫要回。”
  貪污受賄於是就有了一個更隱蔽的形式。但是,這種“雅賄”也難逃法眼,還是那句話,沒有絕對保險的貪污。
 
 
 
 
 
 
 
 
 
創作者介紹

dw18dwne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